【2023文心雕龙——芳华离殇】【老公成为植物人后,我被小叔子……】【042】【一次性完结】

绿意盎然
damowang 1月前

29 0

  老公,我想念你!

  想起你工作再晚,回来都会对我说,晚安,我的宝贝老婆!

  想起每天早晨,都会和你冲开薄雾向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跑去。

  已经傍晚了,下班回来的我在小区走了一圈又一圈,却踌躇着不敢回家。

  老公,我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你,你和小叔子车祸后,你成了植物人,而康
复后的的小叔子有一天却对我说,你的灵魂穿越到他身体里。

  一开始我是不信的,还扇了小叔子一巴掌。

  可和你或快乐或悲伤的往事一件件从小叔子口中说出来,那熟悉的语速,深
情的样子和你一模一样。

  也许你们兄弟感情好,所以把我们夫妻之间的事跟他说了,但有些事真的好
和他分享吗?

  老公,其实我不该怀疑你把我们的私密透露给小叔子,你不是那种人。

  所以我在想,难道小叔子在家里安装了针孔摄像头,不然为何啥事都知道呢。

  可我用专门的设备,里里外外找遍了也没找到。

  而且有些事并没发生在家里,小叔子竟然能清清楚楚的说出来。

  比如那年夏天我们天蒙蒙亮去爬山,你让我穿着短裙去,说这么早又没什么
人,看着也赏心悦目。

  在上石阶的时候,你剥了人家的内裤,以至于有人经过时我的腿都不敢迈太
大。

  可是刚好有一个挑山工跟在我们后面,你不经意间蹭起我的裙摆,引得那挑
山工的步伐逾加的稳健……

  聊起这事的时候,我看你坏笑的样子一如当年你取笑我被挑山工偷看的模样,
一时晃了神,抓住你的手,呢喃着你的名字,就在你的唇靠近我的一刹那,我别
过头,我闻到了小叔子鼻尖的炽热,那是属于小叔子的呼吸,那不是你。

  我再次抬起头,盯着你的眼睛看,你的眼眸深邃而清澈,我想从这双眼睛看
出哪怕半点闪躲和虚假。

  但却看到了你的温情和失落,像泪水洒落我心底,那感觉如此让人疼惜。

  我不禁转过头,不敢再看你,而你也不再言语,默默的去厨房刷洗,看着你
的背影,突然有点想抱紧你的冲动,最终还是忍住了。

  老公,你灵魂真的穿越到小叔子身上吗,那躺在房间里的你,在你身体里也
是否住着小叔子的魂?

  老公,你知道吗,你出事后,我没有一天睡好觉,幸好你活下来了,咱们的
钱也几乎花完了,可你再也不能抱住我喊我宝贝老婆了。

  我每天都会在你身边和你说话,希望有一天你能醒来,但你却以另外一种方
式回到我身边。

  老公,你实在太重了,给你擦身子的时候不得不叫小叔子来帮忙,但小叔子
还是小叔子吗?

  老公,你让另一个自己给你洗澡是什么感觉呢,我看你洗重点部位眉头都不
皱一下的。

  唉,也是,自己给自己洗澡怎么会嫌弃呢,只是我有时候把你当成小叔子来
看了。

  老公,你以前老夸小叔子聪明,说他要是再勤奋一点说不定能考上一本。他
出来工作了,你说他要是再努力一点,也能找个像样一点的工作,不用和我们挤
在一个屋檐下。

  现在「小叔子」又勤奋又努力,把你的活全干了,甚至还想干……

  老公,对不起,我又一次的拒绝你。

  虽然我已经默认了他是你,但你现在的身体是小叔子的呀,我的身子你愿意
给别的男人碰吗?

  再说你夸上天的小叔子也不是什么好人。你知道吗,有一天我看他快迟到了
还没起床就去他房间叫他。

  他睡得可死了,被子罩得看不见头,我掀起一角,却看见小叔子嘴里塞着我
还没洗的丝袜!

  老公,我当时又气愤又羞耻,却不敢弄醒他,悄悄的给他盖上被子,退出房
门。

  我羞于和你说这件事,好像是我做错事一般。后来我穿得逾加的保守,丝袜
也少穿了,有穿也是当天就洗掉。我甚至怀疑,阳台上那些晒干的内衣内裤会不
会遭到小叔子的毒手。

  老公,这些我都没和你说,我不想破坏他在你心里的美好形象。

  因为我知道你虽然只大他七岁,但很早失去双亲的你却担起家长的责任,对
他更是加倍的呵护与期待。

  老公,虽然你也坏,但你的眼神从来不会带着猥亵看别的女人,你只对我一
个人坏,我也愿意你对我坏。

  因为你能为我站出来,替我遮风挡雨,你本烈马一般的性格,却为我屈膝俯
首。我知道你这不是为了我而牺牲,而是为了我,你愿意!

  老公,每逢过年我们一家人都会擀面皮,包饺子。有一年你喝多了,对着我
包的饺子称赞了一句「好吃不过饺子……」仿佛意识到什么,你没再说下去。

  大家都是成年人,这句话早就听过,我看见当时还在读大学的小叔子脸都红
到耳根去了,当时只觉得小叔子还真是有点可爱。

  可没想到小叔子会拿我的丝袜猥亵,更没想到有一天老公你会成为植物人,
而你灵魂却占用了他的身体。

  老公,你现在让我怎么办呢?

  夜色渐渐朦胧,我看见我们家的灯亮了起来。

  老公,我知道你一定在厨房里忙活,一想到你煮的饭菜,脑海里那股熟悉的
饭香驱赶掉我纷杂的思绪,我不再踌躇,加快脚步往我们家走去。

  往常,你会对我说,「宝贝老婆,你回来啦!」

  而我会馋嘴的跑到厨房里徒手捏起可口的菜肴提前满足一下口腹之欲,然后
奖励你一个吻,在你脸颊上留下一抹油油的唇印!

  可现在我们两个人好像有了默契,只喊你呀你的。

  宝贝老公,宝贝老婆的爱称被我们藏了起来,我们之间不仅身体有了隔离,
心灵上也好像有了阻隔。

  吃饭的时候,你难得的喝了酒,你酒量并没有因为换了身体而下降,我记得
小叔子半杯就醉倒了。

  喝酒的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话多。

  我听着你絮絮叨叨的讲着以前和我恋爱的回忆,讲到一个人把小叔子拉扯大
的不易,后来又讲到车祸,讲自己不想占用自己弟弟的身体,讲你多么想我。

  讲着讲着,你哭了,哭得像个小孩。

  老公,那一刻,我心中那块坚硬也变得柔软,眼泪簌簌的往下掉,不禁和你
抱头痛哭。

  你哭着呼唤我:老婆、宝贝老婆、宝贝!

  不住的对我说,我爱你。

  我用力的抱住你的头,回应你说,老公,我在!

  我们自然的吻在了一起!

  老公,我当时一点都没想过你在用小叔子的嘴和我亲吻,也没在意你呼出的
气息带着小叔子的味道。

  老公,今天天气真好,夏天的夜有种棉花般的蓬松感,窗外吹来阵阵凉风。

  老公,你把我抱太紧了,害得我只能抽空用鼻子感受新鲜空气。

  老公,我是不是太重了,以至于你抱起我有点吃力。哦,对了,你现在用的
是小叔子的身体,用小叔子的手穿过我的膝弯,把我拦腰抱起。

  老公,你还是有点醉了呢,不然我怎么感觉有些颠簸呢。你摇摇晃晃的没走
几步路,把我和你一起摔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你雨点般的吻又向我袭来,你像以往那般热烈,但好像少了一点什么,对了,
是你的胡茬,以前那种丝丝刺痛的感觉,让人特有安全感。

  咱们家的沙发太小了,以至于我的头被你顶出扶手,而老公你早已转移阵地,
像一只夜枭,将爪子栖息在我胸前。

  老公,不知为何我突然有些紧张,但我没扫兴的用手掩住我的胸口,反而挺
起胸脯献祭般迎向你。

  老公,你手法好像生疏了哦,以前你可是很熟练的解开枷锁,轻易的把囚禁
在奶罩里的两只大白兔解救出来。

  我轻巧的替你解开扣子,却见你痴痴的看着我裸袒的乳房。

  见我看向你,你解释般的对我回答说太久没见到你的两个小宝贝。

  老公你还是那么讨人厌呢,吓死我了,还以为小叔子灵魂归位了。

  吃奶吧,我的老公!

  我舒服的把头搁在沙发扶手上,任由一头长发向下垂去,透过窗户我看见月
亮睁大了眼睛,它离我们太遥远了,它好像要保护我一般,派来了风。

  可风哪有老公你厉害,怎么吹也吹不走你作怪的双手。

  遂和你同流合污,轻抚我,拥吻我,抚慰我,将我沁出的薄汗仔仔细细一寸
一寸的舔干,将我的秀发温温柔柔每缕每缕的放下。

  老公,你吻得人家好痒,我还穿着丝袜的双腿忍不住夹紧你的头,双手却叛
变的引导你往下。

  啊,老公,我突然记起人家还没洗澡,那里会不会有尿尿的味道?

  不!不要再往下亲了,好脏的。但你却梦呓一般的回我说,我的一切都是香
的。

  我私处那朵玫瑰时隔半年再次被你用湿滑的舌头擦拭,娇嫩的玫瑰花蕾缓缓
打开,敏感的花瓣难以抑制的凝出花露。

  那种被挤压又被揉搓的触感化成一道电流,直通花房深处,一丝丝温热的花
蜜潺潺流出。

  老公,这种久违的愉悦让我想要你,可我抬起头看向你却生出不适感。

  你此时像一头饿狼,虽然嘴里甜甜的喊我宝贝,眼里却带着得意的满足,我
像一块诱人的肉,要被你吃进嘴里,你迫不及待的脱掉裤子,下体凶相毕露!

  老公,我有点害怕,像是将要被其他男人奸淫。可我已没啥力气,身体比沙
发还软。我没有抗拒,我还是不想破坏气氛,不想你用受伤的眼神再次看向我。

  老公,也许酒精禁锢了你的灵魂,只剩下小叔子空空的带着欲望的身体。

  一阵痛楚传来,我看见你带着满腔的爱意一下子把我填满,并推到最深处,
炽热的坚硬摩擦出了火花。

  「嘤……」

  我忍不住轻启小口,吐露迫不得已的舒爽。

  老公,你亲手用另外一个男人的阳具插入你宝贝老婆的阴道!这块只属于你
的土地被别的男人耕耘,劳作!

  我看见我们卧室房门开着一条缝,我刚发出的呻吟会不会吵醒老公你?

  咦,不对,你不是在我身上耸动吗?可我为什么有种奸夫淫妇背着老公偷情
的感觉?

  而这个奸夫正是你弟,我的小叔子!

  老公,我现在不想再想这些事,也暂时不想再想你。

  老公,我哭了,不是因为被小叔子的身体侵占感到委屈,而是单纯的被操哭
了。

  早上我很早就起来了,我画了一个精美的妆,出门前我用唇吻了一下一直醒
不过来的你,却被另外一个你夺取了舌。

  对了,老公,昨晚我没在我们房间睡,我被你抱进了隔壁小叔子的床,虽然
洗了澡,但身上依然残留着他的味。

  老公,我们的车已经修好了,可我再也不能挽着你的手出双入对了。我想跟
全世界大声宣布我老公回来了,只是换了个身体。

  可别人肯定不会这么认为。

  老公,对不起,我还是很在意别人的眼光,早上我一时心情好,打扮漂亮了
一点,周围认识的人以往那种同情我可怜我的表情瞬间变得暧昧不明,让我好好
的心情一下子烟消云散。

  老公,变了模样的你去小叔子公司上班会不会不适应,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迟
早能脱颖而出,我对你充满希望。

  我换了一份时间更充裕的工作了,只是工资下降了不少,但为了有更多时间
照顾躺在床上的你,我辞掉了我们原来那家公司,我也不想看见同事们或同情或
幸灾乐祸的眼神。

  还好我们的房贷提前还完了,不然咱家的压力就更大了。

  老公,你老婆的魅力还挺大的呢,好几个新同事明里暗里喜欢我,在新公司
里没有你的保护,我很低调的。今天一高兴,化了妆,穿上平常不常穿的裙子,
那些臭男人眼睛都快黏在你老婆身上呢。

  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你成了植物人,一个个在我面前施展可笑的雄性魅力,
我恨透了这些可恶的男人,我知道他们不盼你好。

  老公,中午我又赶回家给你制作流食,接着又给你换尿不湿。

  老公,昨晚给小叔子喂奶了,呃,错了,是给借用了小叔子身体的你喂奶了,
今天也给你喂一下好吗?

  老公,我会轻轻避开你的鼻子,尽量让乳头塞进你的嘴巴的,我多希望你能
张开口,把它含进去。

  虽然昨天你用小叔子的嘴宠爱了它们一整夜,但小叔子的舌头哪里有你的粗
粝,手掌也没你宽厚,你的两个小宝贝还是更迷恋原装老公呢。

  老公,你昨晚真像一头饿狼呢,扑在我身上尽力的乱吻乱缠,我现在身上还
留着被你肆虐的痕迹呢。

  但小叔子的身体还是单薄了一些,我更喜欢你熊一般的身体,把人家像抱小
孩子一般抱在怀里,双手托住人家的小屁屁,用你那根粗长的棒棒倒戳人家不乖
的小妹妹。

  可你怎么冬眠了呢,已经是夏天了,快点起来呀,宝贝老婆身上有你最喜欢
吃的蜂蜜,有你流连忘返的白色山丘,有你乐此不疲穿梭不已的隧道。

  呀,我突然想起来,要是你真醒过来,身体里住着小叔子的灵魂怎么办?

  我绝对不允许小叔子用你的嘴巴去舔我闷酸的丝袜,虽然不臭,甚至还带着
一股丝足与高跟鞋酝酿的咸香。

  一想到小叔子用老公你的鼻孔,小狗一般的用力去嗅闻人家穿了一天的丝袜,
卑微的用你的舌头去品味人家在丝袜上分泌的脚汗,我心里就会难受。

  老公,我妈又打电话过来,让我去相亲,可你知道的,我除了你谁也不要。

  老公,我也是傻了,你灵魂和小叔子互换了,我还和你的身体说这些,可能
这一年以来习惯了。

  也不知道会不会被住在你身体里的小叔子听见,那我可羞死了。

  老公,摸到你的小弟弟了,没想到小叔子的也那么大,可是他的生龙活虎,
你的现在却软趴趴的。昨天你用你弟的阴茎把人家操得又红又肿,到现在都还有
点痛呢。

  你昨晚射了又射,我后来偷偷吃了避孕药,我可不想怀了小叔子的种,我只
想拥有和老公你的孩子,可是这么多年我们的小人儿都没从我峡谷里蹦出来。

  老公,我去上班了,新公司离咱们家很近,开车十分钟就到了。晚上回来,
再让你给你自己翻身。

  老公,晚上你又比我早回来一些,天气越来越热,你光着膀子只穿着一条防
污围裙从厨房端出一盘虾仁。

  哇塞,是盐焗虾仁呀,老公你又给我加餐呢,我调皮的用手夹起一尾,真鲜
美,真好吃。

  你说这次不要奖励你了,要奖励就奖励你胯下的小兄弟。

  我羞涩的在你赤裸的胸膛上捶了一拳,说昨天射了那么多,还不满足呀。

  你骄傲的说你本钱雄厚呀,看着你期待的眼神,还是决定从了你。

  昨晚你光顾着在我身上扑腾,我也没好好为你服务,今天就补偿你好了。

  老公,当我掀开你的防污裙才发现,原来你光着屁股,全身只穿了这条围裙
呀。

  蹲在你脚边的我抬起头妩媚的回看了你一眼,见你要把围裙拿掉,我赶紧按
住,躲进你的围裙下,轻轻抓住你半软的阳具。

  哼!坏老公,才不让你看我吃小叔子的鸡鸡呢。

  老公,我故意用跪伏的姿势,把身子凹成S型,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享受我
拜倒在你脚下的娇俏模样,我听到你喉咙吞口水的声音呢!

  老公,你昨晚用小叔子的身体享用了人家的小妹妹,现在又要夺走人家的小
嘴,确实过分了哦。

  小叔子的鸡鸡和你的一样大呢,不对,它在你老婆嘴里越变越大!

  呜呜呜呜呜……

  老公,小叔子的大鸡鸡卡人家喉咙里了,你太坏了,还往人家嗓子眼使劲捅!

  老公,我听见你喘气呢!你老婆我从来没被这么长的鸡鸡捅过,我可不是在
夸别的男人大哦,反正也是你在用,只是你动作能不能轻点呢。

  老公,防污裙什么时候被你解开呢,我看见你用小叔子的嘴在喊,快出来了。

  我可不想吃其他男人肮脏的体液,遂把小嘴从小叔子大鸡鸡上退了出去。

  我看见老公你像头公牛般喘着粗气,对着我的脸,快速的套弄着狰狞的金箍
棒。

  就让我的脸承接你的精华吧!

  老公,我听见你带着恳请的语气对我说,宝贝老婆,张开嘴巴好不好。

  老公,我是一百个不愿意的,特别是你欲望高涨时神态像极了小叔子,但那
声宝贝老婆,却又带着百般柔情,我闭上眼睛,不想再看你此时小叔子的神态,
我认命一般张开了小嘴,忐忑的吐出了舌头。

  我娇嫩的舌头已能感受到你近在咫尺,带着炽热的温度,即将喷薄的龟头,
那散发着别的男人味道的生殖器仿佛带着一丝丝腥臭,我突然有种罪人跪在别人
面前要被枪毙的错觉,虽然等待的时间很短,感觉又好像很长。

  终于,随着老公你怒吼一声,枪决完毕!

  小叔子黏稠又滚烫的男汁倾泻在我伸出的舌苔上,随着你的抖动,更多的精
液喷淋在我脸上,睫毛上。

  我赶紧跑到卫生间清理。

  老公,如果是以往,我肯定把你的精华都吃掉,并主动用口舌帮你清理棒棒
上残留的精液。

  但别人的臭东西,我真难以接受,对不起了老公。

  老公,不知道是不是刚接触了小叔子的精液,感觉有几道菜没了以前的味道,
我扒拉了几口就不想吃了。

  老公,今晚不知道为什么,我特想和躺在我们房间的你共眠,想握握你厚实
的手掌,抚摸你结实的胸膛。

  老公,我撒了个小谎,说在小叔子的房间睡不着,想在我们卧室里睡。

  你看着咱们卧室里的床只剩小小的一个位置,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后面一连几天我都以同样的借口,拒绝和穿越到小叔子身体的你同睡。

  老公,你熊一般的身体让我莫名的安心,我们的卧室也让我眷恋。

  除了睡觉,其余的时间我的身体任你驰骋,我们在厨房,在浴室,在客厅,
在阳台,留下了爱的印记。在饭前,在饭后,在上班前,在下班后,你像二十多
岁的年轻小伙,用欲望填满了时间的缝隙。

  而我像要固守最后的爱与眷念,总会在睡前洗得干干净净,在沉睡的你的旁
边,小小的一个位置,闻着你粗犷的男人味,安然入睡。

  可是没想到,老公你有一天趁我不在,把我们卧室的床换了,你说这下我们
三人就能睡在一起了。

  老公,我不知道要怎么拒绝你才好,一种违和的感觉袭上心头,特别是听到
你说三个人一起睡。

  我想反驳,却不知道要用什么理由。

  晚上,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雷声隔着窗户都能感受到它的愤怒。

  我们的卧室床头上依然挂着结婚时拍的婚纱照,可是已轻微泛黄,相片的你
看过来的眼神幸福得有些让我发慌。

  今天的灯光为何那么亮眼,以至于我纤毫毕现的裸露在相框之前,裸露在还
沉睡不起的你的旁边。

  空气中涌动着你露骨的情欲,而我的心却弥漫着惶恐的担忧。

  我捂住自己的嘴巴,挡住已经跃出喉咙的呻吟,你抱住我弓成虾米的身躯,
用小叔子的阴茎,一下一下用力的刺入我的花门。

  可恨床单太滑,我还是一点一点的被迫靠近冬眠的你。

  老公,你的肉体安然的睡着,像个乖宝宝,我曾经多么盼望你能突然醒来,
那我该有多高兴啊。

  但此时此刻,我希望你暂时别醒来。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在老公你身前,
被别的男人侵犯的感觉。

  老公,你是不是逐渐适应了小叔子的身体呢,不然你施展在我身上的招数怎
么会越来越娴熟呢。

  你用起小叔子的武器越发的得心应手,或急抽,或慢戮,浅插如轻功提纵,
深刺似亢龙有悔,起初风平浪静,接着排山倒海,忽如白虹贯日,又见苍松迎客,
时而诱敌深入,时而快马加鞭。

  我被你击得节节败退溃不成军,然而却毫发无伤,甚至想为你摇旗呐喊,可
我始终保持一份清明,没有弃暗投明,只敢在雷声作响之时为你传递一时的愉悦
之声。

  啊,老公,不可以!你竟然施展了传说中的一指禅,深入人家的屁屁!

  老公,你太讨厌了,没经过人家的同意就用手指玩弄人家的屁眼儿,我知道
这个小洞洞一直是你心心念念的地方,因为我怕痛,也怕脏,你至今未成功把它
采摘。

  今晚你似乎对我的肛门异常的执着,又一次要试图把它拿下。以往你会因为
疼爱我,见不得我受苦,屡次铩羽而归,今天却不顾我再三求饶,硬闯了进来。

  那种痛感,甚至比被你破处之时还来得强烈。

  老公,我的菊花终于被你夺走了,能满足你多年以来的愿望,我也挺开心的,
虽然是被你强行攻入,但我并不怪你,谁让你是我的宝贝老公呢。

  唯一遗憾的是,你是用小叔子的阴茎插进来的,我有种荒谬的错觉,屁眼的
第一次好像不是被你夺走,而是小叔子。

  老公,人家的小屁屁快要被你撑破掉了,肛洞里的肉肉被你强行推开,你用
小叔子的阴茎直达你老婆我炙热的肠道,在这条狭窄的甬道里你恣情的抽送,我
见到你低头看它出又看它入,面容带着征服的成就感。

  老公,我的心早已被你征服,如今我的肉体最后一个地方也被你触达。

  老公,还是太疼了,我不自觉的住抓住躺在床上的你的手臂,抵御肛洞内小
叔子那根肉杵带来的痛感。

  老公,你突然停了下来,我还以为你疼惜我,看出我默默为你忍受的痛楚。

  却不料把我抱到成为植物人的你的身上,让我跪趴在你左右两侧,我身下刚
好能看见你沉睡的脸。

  你掰开我的臀瓣,重新用那根小叔子的肉棒,猛力冲击你老婆我的肛门。

  外面暴雨如注,你也不曾停歇,我像一只风雨中的小船,起起伏伏,却始终
坚持着。

  渐渐的,那痛楚慢慢涌出一丝酥麻,接着转化为快感,我在痛苦中煎熬,又
在快感中迷失。

  老公,我实在撑不住了,无可奈何的趴在你肉身喘息,呻吟。而被你灵魂占
据的小叔子,还不断的在我屁股后作恶。

  老公,我香香的呼吸喷洒在你脸上,晶莹的汗水滴落在你脖子上,你的肉体
能感受到你老婆我此刻的愉悦吗?

  老公,我忍不住吻了你的唇,你真正的唇。扣开你的齿,艰难的把我小舌头
放入你的嘴巴,让你感受我舌头的温度和湿度。

  遗憾的是你不能回应我,而我也不敢太用力,只能用我的唇爱抚你的脸,抱
住你的头,在你耳旁让你聆听我的喘息声。

  老公,这一刻,我竟然产生了一种充满罪恶感的幻想,我幻想着身后的你不
是你,而是小叔子。

  小叔子用他的大肉棒操着他曾一直惦记而不敢逾越的嫂子,操着他一直敬重
的哥哥的老婆。他不止用肉棒插过你插过的阴道,还插过你没插过的肛门,你老
婆处女属于你,而你老婆屁眼的第一次却属于你弟弟!

  老公,你嫉妒吗,心痛吗?那就赶快醒过来吧,把你的灵魂重新注入你的肉
体,让我拥有一个完整的老公。

  老公,我好像要高潮了,在你身上高潮,被小叔子操到高潮!

  啊,老公,我忍不住了,我的屁屁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快感,我好像要尿了,
啊,来不及了,在小叔子次次连根尽没的冲击下,我真的尿了,尿在老公你的身
上!

  小叔子的阴茎紧紧的顶在我的臀瓣里,龟头卡在肠道深处,一泄如注,我甚
至能觉察到他精液喷射在我肠壁的触感,以及炽热的温度。

  老公,我无力的趴在你身上痉挛,抽搐,任凭小叔子的精液以及我的淫液混
在一起,滴落在你身上。

  小叔子好像也没了力气,也压到我身上来,错了,是占据了小叔子身体的老
公你也压到我身上来。

  我赶紧用力推开你,植物人的你哪能承受得了两个人的重量,我赶紧提醒你。

  你没有再压上来,却用嘴堵住我的嘴,高潮后的我慵懒的仰躺在你宽厚的胸
膛上,任凭另外一个你肆意轻薄,你调笑的问我是小叔子的大还是你的大。

  我爱你,当然说你的大了,可你却较真的脱下植物人的你的短裤,扯下尿布,
一条光溜溜软趴趴的阴茎毫无尊严的暴露在我俩面前。

  我突然有些生气,忍不住带着哭腔讥讽你说道,你用了别人的鸡鸡威风了,
是啊,小叔子的鸡鸡比你大,你怎么可以这样!

  你赶紧哄我开心,待我由阴转晴后,你又调笑的对我说,偷看过我嘬你那根
软软的阴茎。

  我羞愤的捶了你好几下,你却把小叔子半软的肉棒递到我面前,让我给你含
一含。

  我闻着这条被小叔子的精液和我的淫液浸润过的肉棒,有些为难,特别是它
刚刚还出入我的肛道。

  但看到老公你期待的眼神,我还是豁出去了,我知道男人就喜欢这种淫荡的
事,就想看到妻子被彻底征服的感觉。

  遂拿了一块湿纸巾,把小叔子的肉棒擦干净,然后把它轻轻放入嘴巴,用温
热的舌头细细的含弄。

  没想到只一会儿,你又生龙活虎,我不禁感叹,还是年轻好,老公,你像小
叔子这般年轻的时候也是这么猛的呢。

  老公,你说你的身体也渴望我的肉体,还把躺在床上的你剥得精光,然后让
赤裸的我趴在你不省人事的身体上。

  你站在床沿下,挺起小叔子的肉棒,再次插入人家的小穴。

  我享受着你身后的挺动,痴迷的吻着你裸露在外的肌肤,好像真的在和你的
肉身交媾。

  我的乳房紧紧的贴在你宽广的胸膛上,小叔子的身体快速拍击我的肉臀,我
像一只任人宰割的鱼,而躺在我身下的你像是一块砧板,不,更像一块肉垫子,
托住你老婆的娇躯,让别的男人快意抽插你老婆的阴道。

  老公,对不起,我不该胡思乱想,但小叔子的的肉棒确实厉害,把人家开发
得越来越敏感,你老婆现在哪张小口没被他入侵过呢,他的鸡鸡确实比你大,我
由衷的承认。

  老公,我要丢了,丢给我的小叔子,丢给你最亲爱的弟弟!

  外面的风不再呼啸,雨也不再滂沱,风雨缠绵,悲鸣的雷良久才呜咽一声,
似乎伤心欲绝。

  整个世界仿佛都静悄悄的,只剩下我和老公你的呻吟和喘息声,可正当我高
潮来临之际,你却停止了抽插。

  坏老公,你竟然叫人家喊你小叔子,不然就不继续动。

  任凭我喊你亲亲宝贝老公,发出我自认为最淫荡的呻吟声去诱惑你,你都不
为所动。

  好吧,你不动,我自己动,但我怕动作太大压坏身下沉睡的你,而且也不能
躺在你身上太久,遂挪到你肉体身旁,抓住小叔子的大肉棒塞给我的小妹妹。

  我费劲的上下摇晃屁股,那消魂的感觉才刚续上,却被老公你无情的拔了出
去,任我空虚,任我欲望高涨,无处释放,就算我用手指填满,却也没你肉棒来
得舒爽,就差那么一点就要高潮,你却搞得人家不上不下的。

  老公,我本打算自己冷却一下身体就好了,你却不放过人家,大鸡鸡施舍一
般的给人家屁股洞捅了几下,我隔着阴道壁都能感受你肉棒的雄壮,可人家现在
需要你持续用力的鞭抽,你就是不给。

  好吧,人家小声的喊你小叔子一下,就一下。

  你假装听不见,让我再大声一点。

  老公,太难为情了,你为啥要让我这么喊你呀,好奇怪的感觉,好羞耻啊。

  你却说我都被小叔子的身体干了一次又一次,现在喊一下也没关系。

  坏老公,得了便宜还卖乖呢。

  「小叔子!

  我豁出去了,闭上眼睛稍微大声的喊了出来。

  可你却依然不动。

  老公,你怎么可以这样,叫小叔子还不行,还得让我说那种无耻的话。

  「老公,干死我吧!」

  我实在说不出口,把「小叔子」改成「老公」你。

  可你却说,要喊小叔子,而不是你。

  你摸着我敏感的乳房,悠然自得,肉棒在我后穴不急不缓的进出,挑逗着我
最敏感的兴奋神经,可那种爽感没有速度与力量的加持,更像是隔靴搔痒,让人
按捺不住,我终于屈服。

  「小叔子,干死我吧!」

  我羞愧的喊了出来。

  你却只用力的撞击两下又停了。

  老公,你不可以这样,真的不可以,你竟然要我把「我」字换成「嫂子」,
我真的要崩溃了。

  可你一会儿轻缓抽插,用舌尖勾勒人家的唇线,爬上人家的鼻梁,复又滑进
人家的耳朵,辗转厮磨。

  一会儿猛烈撞击,用灵巧的指尖挑拨人家的乳尖,跌入人家的股缝,复又抵
达人家的阴蒂,轻拢慢捻。

  就这么时停时续,反反复复,我的欲望被你拔到最巅峰,却又被你无情的拖
下去,脑海像无从收拾的纷芜,任凭空虚的欲望穿梭,你的声音像勾魂的使者,
我那块遮羞的布条,再也挡不住你谆谆善诱的撩拨。

  我轻启小口,混着短促又滚烫的呼吸,却依旧带着强烈的羞耻感,娇喘的喊
道。

  「小叔子,干死嫂子吧!」

  老公,你又开始在诱导我了,问我用什么干死嫂子。

  我虽然早就幻想过小叔子的大肉棒,但亲口对老公你说出来,还是令我羞耻
难当。

  「小叔子……小叔子正用他的大肉棒干他嫂子!」

  我一边承受着老公你因为亢奋而大开大合的撞击,一边顺着你的意思用小叔
子羞辱着自己。

  老公,你却纠正我说,不能说大肉棒,而应该喊大鸡吧。

  老公,我没想到你竟然也会说粗话,而且还这么污,可听到这种词汇不知道
为什么,我也有些兴奋。

  我一边呻吟,一边娇柔的喊出污秽不堪的淫语。

  「小叔子,你哥说,要用你的大鸡吧干你嫂子的骚穴,用你的大鸡吧干你嫂
子的屁眼,你哥说越是干嫂子,他越高兴,越兴奋!」

  老公你一巴掌扇在我的屁股上,仿佛发怒一般,对我骂道,真不要脸!

  这一刻,我羞耻又委屈的哭了,你以前在做爱的时候也用巴掌拍过人家的屁
股,但这次像要惩罚你不知廉耻的老婆一般,一巴掌又一巴掌的扇了下来,又是
打我屁股又逼着我说那些污言秽语。

  那扇下来的巴掌,越是疼痛,我越觉得像是在赎罪,嘴巴反而能喊出更加羞
辱自己甚至羞辱老公你的话。

  「小叔子,嫂子需要你……嫂子心甘情愿的把身体给你,你要舔哪就舔哪,
想舔嫂子的嘴,嫂子主动把舌头给你,想舔嫂子的咪咪,嫂子捧着塞进你的嘴,
想舔嫂子的妹妹,嫂子双手掰开迎接你,想舔嫂子的……」

  我本来是想说想舔嫂子的脚,嫂子穿好丝袜再给你。

  老公,这句话我没说出口,因为其它都是我们在想象,唯有这句话可能早就
被小叔子实现过。

  在发现小叔子猥亵我丝袜之前,我有次工作太累,回到家,见家里没人,高
跟鞋随意踢掉,丝袜都懒得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等我醒来,发现小叔子早就回来了,我第一反应是自己有没有走光,还好我
穿的不是低胸,裙子也长及脚踝,我看见被我随意踢掉的高跟鞋已被摆好,家里
只回来了小叔子,那肯定是他放好的。

  我当时脸时都红了,我这当嫂子的也太没个正行,还让小叔子给自己拾高跟
鞋,甚至客厅都被打扫了,我当时只顾自责没当好一个好嫂子,虽然感觉脚下丝
袜湿湿的有些奇怪,但也没想太多,现在想来,我的丝袜脚早就被小叔子的舌头
舔过。

  老公,我听见你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了,你都无暇再拍人家的屁屁,挺腰撞
击我的臀瓣,回馈着我的浪语,在沉沉叠叠的快感下,我忍不住再次抱住旁边沉
睡的你,在你耳边发出消魂蚀骨的呻吟,我甚至迷乱的在你耳边无意识的说着,
小叔子快干我,再用点力,把嫂子操到死,嫂子真要被你操死了,啊……丢了
……嫂子丢给你了……你也射给嫂子吧!

  老公,对不起,在高潮的那一刻,我真把你当成小叔子了,阴道里我的手指
与肛道内小叔子的大鸡巴,夹着肉壁快速的摩擦,压抑了一整夜的情欲,被摩擦
出来的火彻底点燃,在蜜汁从指缝喷出的那一刻,我痉挛了,全身像筛糠一般颤
抖不已,理智与羞耻好像也被燃烧没了,脑海里只有小叔子的大肉棒,只希望他
能用他的滚烫肮脏的男汁灌入你老婆肠道深处,让我彻底升华。

  可你竟然再次抽出小叔子的阴茎,蹲到我跟前,掰开我的下巴,肉棒一寸寸
没入我柔软的口腔,在我嘴巴里做着最后的冲刺,我完全没力气抵抗,也不想抵
抗,当你把我的头紧紧按在小叔子小腹上,我知道你也要高潮了,大肉棒杵到我
喉咙深处,小叔子污浊的精液直接灌进我的食道。

  咳咳……

  我眼泪都呛了出来,当你把小叔子的肉棒退出后,我口腔里依旧残留着小叔
子的大量精液。

  你让我张开嘴,欣赏着精液在我唇舌间流淌的淫靡样子,在你期待的眼神下,
我鼓起勇气,在你的面前,在还沉睡的你的耳边,混着我香甜的唾液把小叔子腥
臭的男汁慢慢的咽下,喉咙里传来小叔子精液流动的声音,你们听得到吗?

  我都没力气清洗身上的汗液与精液,一席薄被盖在我们三人肉体上,我习惯
性的抱住醒不过来的你的手臂睡,而我的背却被你用小叔子的身体纳入怀里,臀
瓣夹着小叔子已然精疲力尽的阴茎。我们三人第一次睡在了一起,赤裸裸的互相
依偎的睡在了一起!

  外面的雨小了却依旧没有停歇,风雨无力的敲打在窗户上,如怨如慕,如泣
如诉。

  以后的日子,我逐渐沉溺于这种大被同眠的性爱,我仿佛拥有两个老公。

  可直到有一天,我从梦中醒来,发现左边的你不在身边,以为你起夜尿尿,
可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你回来,我遂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却看到了似曾相识的一
幕。

  只见你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脸上倒扣着我的高跟鞋,下体传来窸窸窣窣的声
音,却是拿着我的丝袜打飞机。

  我仿佛看见了天底下最可怕的事情,心像被揪着一般的痛,我把手塞进嘴巴
里不敢发出一丝声音,缓缓关上房门,默默的躺在让我心安的男人旁边,泪水不
可抑制的流下。

  良久,我才发觉嘴里有些腥甜,原来我早已咬破了手背。

  再过不久,我听到细微的开门声,我身子陡然颤了一下,用力的抱紧了怀里
老公你。

  老公,对不起!

  我怕自己错了,怀着一丝希望,用各种方法对他劝酒,他的酒量好像和你一
模一样,但他不知道的是,我在家里已安装了微型摄像孔,他在喝酒之前就已偷
偷吃了好多颗醒酒药。

  我仿佛做了一场梦,梦醒后,我趴在老公你身上大哭一场。

  第二天,小叔子上班,我忍着恶心和他吻别,等他再次下班回来,我做了一
顿好吃的,看着他吃下我下毒过的菜肴后,我脸上绽开了久违的笑容。

  我把所有的窗户都用布塞紧,把昏迷的小叔子随意丢在厨房里。

  老公,我早就帮你洗过澡了,我自己也洗了好几遍。

  我费力的把你挪出房间,接着移到厨房内,关上厨房门,打开煤气罐。

  我赤条条的抱住你熊一般的身子,吻你的唇,吻你依然软塌塌的阴茎。

  当刺鼻的味道充满整个房间,我不舍的最后看你一眼。

  打开了火机……

   (完结)

最新回复 (0)
返回